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穿越架空 > 吴策

吴策 第61节

“城中镇将何人?”
“统兵之将,不知其名,袁术留守庐江之将,唯有大将军刘勋,其余重将,大多都在征伐徐州。”帐中吕岱抬手禀报道。
“不对,当立即查清守城之敌。”徐庶猛地抬起头来,正准备下令,便看到斥候闯入帐中。
“报……军师,抓到一个偷摸着出城报信的斥候,一共十几人,其余全部死于乱箭之下了。”
说着,几名军士将伤了腿的袁军斥候推到堂中。
“别杀吾,别杀吾。”斥候满脸慌张地看了一眼四周,帐中全是煞气逼人的虎将,他岂能不惧。
“城中守城镇将何人,汝若如实道来,本将军便不杀汝。”徐庶冷喝道。
“城……城中守城之将,是丹阳太守袁胤,驸马都尉黄猗。”
“此二人庸碌无为之辈,如何想出守城之策?”徐庶双目一瞪,帐下彭式猛地上前,直接将其领口拉着,单手将其举在空中,“汝竟敢隐瞒不报,莫非是想找死?”
“是……是……刘子扬,县丞刘晔。”
“刘晔?”徐庶双眉微皱,不等他开口,帐中一名文士便主动起身,“吾在治中堂前听讲之时,听闻此人,昔日为子将大人评为:佐世之才。”
徐庶双眼一眯,“既是子将大人评说之人,必是有真才实学,此人,吾未曾听闻,不过他既姓刘,莫不是汉室贵胄?”
“刘晔,乃阜陵王刘延之后。”文士朝着徐庶一辑道。
“公让年幼,未曾想,竟是这般博学。”徐庶笑着看了一眼诸葛均,此人乃是他友人之弟,此番在方山书院深造之后,倒是收获不少。
“军师谬赞。”
徐庶扶须大笑,“汝,有乃兄之风矣。”
说着,他命人取来笔墨,很快便书写一封书信,放入锦囊中,“吾即允诺不杀汝,此番,便放汝回城。”
斥候当即大喜,“多谢将军。”
“汝且将此信传与刘子扬,便说,同室操戈,为之奈何。”
“喏。”斥候面上狐疑,略微思忖却不解其意,只得躬身应下后,被士卒押解着,转身离去。

第一百零九章 反间计
入夜,城头上仍有巡逻的军士举着火把往来,人影幢幢,城下数十步外,还有自城上抛下来的火把,此刻熊熊燃烧着。城外江东军想偷城,也断无机会。
守了几个时辰垛口的小卒伸手揉了揉眼眶,再次睁眼,竟是看着夜里徐徐走来一道身影。
他瞳孔猛地瞪大,“谁,站住。”
一时间,城上便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,两支箭矢,不分前后,几乎同时落到火把可见的数十步外。
“别……别放箭,是吾。”来人举起双手,缓缓走到城门前。
“周四,汝不是受命出城求援吗?此刻回来作甚?”城上,立即有同一曲的军士认出了他。
“说不得,他已是被俘投敌,尔等且看,他身上衣甲未曾破碎,但兵刃已失,马匹不在,极为狼狈。”
一时间,城墙上的劲弓强弩齐刷刷对准城下的周四。
“吾……吾有要事禀报。”敢单枪匹马闯出重围去报信的斥候,无一不是军中身手敏捷,心思缜密之辈,岂能不知自己如今的处境,若是他们认定了自己是叛逆,乱箭齐发,自己也就白死了。
城上,那名校尉沉思片刻,“放吊篮,将他带上来。”
“喏。”
不多时,周四便乘坐着一个竹篮,缓缓爬上城头。
两名军士上前,各自架住他一只胳膊,守城校尉迈步来到近前,目光冷冽地打量他一眼,“何事禀报?且如实说来,若有半句隐瞒,立斩不赦。”
“吾,吾有密信呈给刘县丞。”
校尉目光一扫,便有士卒从他怀中搜出一封书信。
“吾还有口讯禀报,是敌军大营机密。”
校尉沉吟片刻,立即看了一眼身旁的都伯,“汝且率二十人,将其送去县衙。”
“喏。”
周四被人架着,快步下城,他松了口气,被俘还替敌军传递口讯,这是任何一位上位者都不容姑息的,若非是他口称还有敌军大营机密汇报,怕是此刻,便已是成了刀下亡魂。
长街上,灯火早已熄灭,每隔一段,便有巡逻的军士举着火把行进,居巢被围,城内也是风声鹤唳,往日还能见到的繁闹街头,如今全被披甲劲卒占据。
大约行走到长街中央,距县衙还有几百步之际,突然,斜着里,射来十几支箭矢。
“哧哧哧”箭矢入肉,转眼间,护送周四的军士便倒下了大半,只剩下五人举着长枪,虎视眈眈地看着四周。
“敌袭”
“敌袭”
他们眼神慌乱,扯着嗓子吼道。
“咻咻咻”又是一阵密集的箭矢射来,这一次,却有十余名戴着斗笠的精壮冲到近前,用刀随手抹过苟延残喘的军士脖间,将周四架上,穿过街巷,闯入一处小院。
“呜呜……”周四一直努力挣扎,但他只能看着搜寻的军士距离自己越来越远。
当他被散发着恶臭的足衣堵住嘴,他眼前一黑,几乎倒地昏厥,就连呼吸都有些不畅。
他被装进了麻袋,耳旁听着一人小声汇报:“刘晔回府了。”
随即,他便沉沉睡去,当他醒来,努力踢着麻袋,却并未挣脱,他感觉四周静悄悄地,鼻尖微微一嗅,屋子里传来的腐烂恶臭,让他有些不喜,他,究竟在何处?
同一时间,戴着斗笠的一人,将那封书信,呈到了刘晔府中。
“子扬先生,袁、黄二位大人有请。”刘晔正待拆开书信观阅,才打开一半,便放到案上,“可知何事?”
“刚才长街上被敌军所俘的斥候,入城之后,被人劫走了。”
“劫走?既是被俘斥候,如何归来?”刘晔双眉微皱。
“却是听闻……听闻……”
“说。”
“听闻他得了敌军大营机密,尚有密信要呈给大人。”
“密信呈于吾?”刘晔面色一沉,取了外衫,大步出门,“快,备车,吾要前往县衙。”
“喏。”
刘晔备了车马,迅速朝着县衙,却不想,前脚出门,后脚便有上百军士围了刘府。
“军侯何来?”刚在门前送走刘晔的管家一脸疑惑地看着这群兵卒。
“方才长街上,有偃讼蔽峋惺孔洌僮咭福岬忍牛人已入刘府,恳请入内搜查。”
“绝不可能,偃似窕崛胛崃醺课峒掖笕耍墒蔷映蚕刎窕嵛巡嘏涯妫俊惫芗揖馈
军侯朝他抱拳一辑,“得罪了。”
言罢,一招手,大队兵卒强行击退府中奴仆,转眼间便闯入内宅。
“军侯,且看。”不多时,便有人举着一封已经打开的书信来此。
“是汉纸信封无疑,汝在何处找到?”军侯满脸惊喜道。
“被压在砚台之下。”
“甚好。”军侯大喜,直接将书信揣到怀里,大步出门,“汝等二什,留于此处,围住刘府上下,不得放走一人。”
“喏。”
他翻身上马,“走,回府。”
“嗒嗒嗒”,数十兵卒火速赶往县衙的同时,刘晔刚好入府。
“拜见太守,驸马都尉。”刘晔拱手一辑,便站直身子。
袁胤和黄猗对视一眼,脸上故作镇定,“子扬,听闻汝乃阜陵王之后?”
刘晔微微一愣,抬手一辑,“正是。”
“汝早居扬州,可与那扬州刺史刘繇,有何交情?”话音刚落,黄猗脸上就不那么淡定了。
刘晔心中一突,心中警惕,面上却是故作镇定,“早年刘正礼避祸淮蒲之际,却是拜会过家父,但吾当时年幼,未曾与其深交,其后,也未有往来。”
袁胤站起身来,在堂前走动几步,突然靠近刘晔,双目逼视着他,“汝可知,方才有人从街上劫走要犯?”
“入夜之后,吾便闭门未出,方才亦是走到府前,方才得知。”刘晔坦然答道。
袁胤和黄猗交换一个眼神,此人回答得滴水不漏,如此,也很难为其定罪。
“子扬,尚且入座吧。”
“喏。”
袁胤回到座上,不多时,门外便有人闯入。
“禀报太守大人,袁军侯已归。”
袁胤当即眼前一亮,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尚且安然正坐的刘晔,心中冷笑不已,打手一招,“快,让他们进来。”

第一百一十章 刘晔下狱
进门的军侯唤作袁九,是袁胤以前的随从,如今袁术称帝,便是昔日袁家的仆从,亦是跟着鸡犬升天。
“袁九,汝此去可有斩获?”袁胤满脸期待地看着他。
“禀报大人,吾率军在刘县丞所居长案砚台之下,发现一封已经打开的书信。”
说着,他在刘晔面色微变之下,上前几步,将书信呈给了袁胤。
袁胤看了一眼黄猗,当着两人将书信摊开。
“子扬吾兄……”刚念出第一句,袁胤便抬头怒视一眼刘晔,“刘晔,汝与江东刘奇,倒是称兄道弟,好生亲近。”
刘晔面色大变,但一瞬便恢复了淡定,他站在原地,躬身一辑,“吾投大将军帐下,便是麾下数千部卒亦全部遣散,兵粮军械,无一存留,断无叛逆之心,还望大人明察。”
袁胤面色阴晴不定,却听耳旁黄猗开口继续念道:“汝与吾同为汉室宗亲,昔日父辈亦有往来,今汉室衰微,天子为曹贼所据,吾等当为刘氏中兴而奋起,兄为居巢县丞,可于今夜……”
“叔父,这信上有不少墨渍,大多字迹,已被损毁。”黄猗双眉微皱,“此帛纸乃江东所产汉纸无疑,此刻能从城外入城的,唯有之前的斥候周四。”
“汝无须多想,此信,必是城外江东大营,联络刘晔为内应书信,刘晔,汝还有何解释?”袁胤怒视之下,大手一挥,“来人,将这叛逆之徒给吾绑了。”
“喏。”堂外,大步走来两名身材魁梧的军士,不由分说,上前顺势将刘晔双手架住。
首节上一节61/31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华尔街传奇

下一篇:重生极品纨绔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