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穿越架空 > 重生极品纨绔

重生极品纨绔 第56节

  明知自己如今十成的本事最多只能使出六成多,秦越却还是轻易地被陈羽激怒,对上了冰块脸。
  如今,仅仅是三个回合的交手,冰块脸手中握持的家传宝剑便是已然在他的身上,添上了三处伤口。眼下的战斗中,也是被冰块脸轻易地压制住,完全落在了下风。
  另一方面,陈羽在先前的战斗中却是没能令斩风的实力降低半分,现如今以他六品武师的实力依旧是场上绝对的最强者。
  不过就算是这样,面对身前的八名九品武士以及两人一品武师,斩风同样是不敢轻举妄动。毕竟“夜枭”暗卫的成员,每个人的真正战力都是要超过自身的元气修为。
  眼见暂且算是两处战场上,己方都是占据优势,陈羽感到放心下来的同时,整个人便是软绵绵地瘫在了地上。
  没办法,他的情况实在是糟糕到了极点。事到如今依旧能够保持醒着、活着,就已经是殊为不易。
  两三分钟的时间后,陈羽姑且恢复了一丝体力,立刻对自己使用了创生阵图。尽管因为阵法图卷的等级,无法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,但总是聊胜于无。
  创生图卷配合他自身的变态恢复力,短短不足十分钟的时间后,身体各处的伤口便是全部止住了流血,渐渐地开始结痂。而《九州圣典》的强大效力也是令得他体内躁动的元气重新平复下来。
  如此一来,十分钟前还是一副几乎濒死模样的陈羽,现在虽然还谈不上生龙活虎,但却是当真恢复了不少的体力和精力。
  “迟则生变,还是速战速决尽快离开得好。”
  重新起身之际,陈羽的目光飞快扫过两处战场,瞬间的迟疑之后便是赶去了冰块脸和秦越的方向。
  事到如今,秦越的败势已经是相当明显,完全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,好好的禁卫军军服变成了一条条碎布不说,身体各处也是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剑伤。
  见到陈羽上前,秦越的表情马上变得更为狞厉了几分,咬牙切齿地冷喝一声:“陈羽,秦越今日定要你血债血偿!”
  “血债血偿?”
  闻得秦越此言,陈羽不由得感到一阵莫名其妙,下意识地紧了紧眉头。可惜不容他细想,秦越就已然是狂吼着扑了过来,满脸同归于尽似的决然表情。
  同样注意到了秦越的异常,冰块脸自然是不会轻易放他靠近陈羽。即刻快步抢身上前,手中家传宝剑迸射出一道浅绿色的剑芒,顷刻间凛然划过!
  然而,秦越眼下却是当真如同疯癫了一般,对冰块脸的攻击竟是不管不顾。甚至是任由剑芒当胸横扫而过,在他的胸前破开一道三十公分的恐怖伤口。
  突遭重创,秦越前冲的速度立刻减缓下来,整个人都是险些颓然倒地,却依旧是凭着心中强烈到无法形容的恨意,继续朝着陈羽逼进。
  
第123章斩风而已
  
  亲眼见到秦越的这般表现,不仅是陈羽愣住了,冰块脸也是一样的茫然表情。两人尽是不知,究竟是何等的仇恨才能令得他如此疯狂。
  两人为之愕然之际,秦越则是强自坚持着来到了陈羽的身前,歇斯底里地狂喝一声,挥起左拳便是砸了下来。
  只可惜,秦越先前连连遭受重创,此刻的情况比起冰块脸赶来之前的陈羽还要不如。纵然是到了身前,但是别说是运行元气,就连力量、招式都是使不出半分来。
  软绵绵的拳头好像市井无赖一般胡乱挥出,又怎能伤得到陈羽分毫。若是将他换成个女子的话,倒是像极了地球上向男友撒娇的女汉子……
  眼见如此,陈羽的眉头也是皱得更紧,神色中流露出浓浓的疑惑注视着身前,明明都已经意识模糊,却依旧朝着他不停攻击的秦越。
  “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大正常,血债血偿嘛……”
  暗自嘀咕一声,陈羽将此事默默记在心中。日后有机会的话,一定要仔细调查一番,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  因为急于离开皇宫的关系,陈羽更是不可能继续陪秦越发疯下去,右手五指并拢切向他的后脑。
  可是,不知是出于什么理由,先前一直不紧不慢同十名“夜枭”暗卫周旋在一处的斩风,此刻却是陡然急切起来。
  笼罩周身的绿色元气光芒猛地爆发,斩风一举逼退前方的六人,全力朝着陈羽的位置冲了过来。
  “果然……有隐情!”
  斩风突然之间的怪异举动,令得陈羽更加确认了心中的想法,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。
  转眼之间,斩风便是已然逼近到身前。但陈羽却是对此视若无睹一般,悠然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  斩风的脚步停在陈羽不足两米的位置,单手拖起秦越当即纵身飞退。不过,在他转身退去的一瞬,却是同样意味深长地瞥了陈羽一眼。
  “斩风,现在想走……怕是也没有那么容易!”
  陈羽的话音尚且未落,冰块脸同十名“夜枭”暗卫便是已经将斩风围在了中央。尽管暂时都是没有动手,但目光自然是极为不善。
  “陈羽少爷,你不会当真认为仅凭这些虾兵蟹将就能拦住我吧?斩风的实力固然不济,却也不甘心被人如此小视。”
  “哦?究竟能不能拦住,自然只有真正试过才能知道!”
  此言一出,无论是斩风,还是冰块脸和十名“夜枭”暗卫,众人都是当即沉下了脸。
  紧接着,因为之前没能拦住秦越而一直耿耿于怀的冰块脸,第一个抢先动手。长剑划过一道凛然的寒光,瞬间刺向斩风的心脏位置。
  “哼!”冷哼一声,眼见冰块脸抢攻而来,斩风却是不退反进,纵身一步斜跨过出近两米的距离,蓦然间出现在冰块脸的身侧,右掌掌心之中爆射出刺眼的绿光,狠狠地拍向冰块脸。
  冰块脸的动作同样也是不慢,长剑立刻变刺为斩,提前横在了身侧,随即整个人身体转动之际,泛着寒光的剑锋便是划向斩风的咽喉。
  寒光及身,斩风再度变招,身形一矮上半身略倾一分,拍出的手掌则是扣成爪状,锁向冰块脸持剑的右腕。
  然而,当他的手指碰触到冰块脸的一瞬,电光火石之间却是突兀有人一拳轰入了两人的战团之中,猛烈的拳风生生刺痛了他的脸庞。
  “砰!”
  前方的空气受到恐怖力道的压迫,顿时爆发出刺耳的轰鸣之音。瞳孔瞬间极限放大,映射出一丝骇然之色。招架、躲闪已然不及,呼啸而来的拳头结结实实地捣在了他的胸口!
  沛莫能御的怪力顷刻间贯入前胸,胸口当即传来一阵剧痛,斩风的身体便是犹如出膛的炮弹一般,被这股巨力骤然射了出去!
  “轰!”的一声,同之前的秦越一模一样,斩风整个人也是被彻底“镶”入了五米之外的墙体中,哇地喷出一口血来,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。
  这一拳自然是陈羽的杰作,在场众人之中也唯有他方才拥有这等怪力。对此早有准备的冰块脸还好,至于那十名“夜枭”暗卫却是尽数被自家“废物少爷”的表现惊掉了下巴……
  斩风回过一口气来,猛地抬起头来却是陡然神色一黯,只见持剑站在他身前两米左右的位置上,剑锋所指正是他的咽喉要害。更要命的,一旁的陈羽赫然握着奔雷阵图对准了自己的项上人头!
  “啪嗒!”霎时间,斩风的额头上便是渗出冷汗来,豆大的汗珠滑过侧脸摔在了地面上。
  不过,就在他自认为在劫难逃之际,陈羽却是莫名地收起了奔雷阵图,同时按下了冰块脸持剑的右臂。
  “斩风,不论你是否心服,今日是你输了!带着秦越一起滚吧,本少爷今天放你们一条生路。待到下次再战之时,我陈羽一定会亲手击败你们二人。那时……才是你们的死期!”
  陈羽此番言罢,众人尽是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冰块脸更是忍不住立刻开口劝道:“少爷,放虎归山后患……”
  打量了一下满脸郑重之色的冰块脸,陈羽却是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,撇着嘴扫了斩风、秦越一眼,悠悠说道:“无所谓的,让他们走吧。放虎归山固然是后患无穷,不过他们两人却是根本算不得是虎。下次再战之时,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再做本少爷的对手。”
  话语中透出一股强烈的信心,既是对敌人的藐视,也是对自身的肯定。话音落下,不顾其他人的错愕,陈羽转身负手而立,留给斩风的竟然只是一个背影!
  斩风其人或许当真是如同看上去老脸沉稳、冷漠孤僻,但归根结底却还是个年轻人。准确的说,应该算是个少年有成的青年俊杰,身上自然也是少不了这一类人的通病自视甚高!
  纵然平日里装出一副对任何事情全都漠不关心的模样,实则只是根本没有将自身以外的其他人放在眼里而已,正是骄傲到了极致的表现。
  
第124章救护车
  
  然而,唯有在面对陈羽的时候,斩风的心底却是永远深藏着一份自卑,就恰如“既生瑜何生亮”的感慨一般。
  是以,刚刚从陈羽口中说出的这番话,就好像一柄无形的利剑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心窝。伤到的也并非是他的身体,而是他长久以来的自尊和骄傲,完全是精神层面上的攻击!
  “陈、羽……!”不过,斩风终归是要比秦越更加理智的多,尽管已经咬破了唇角,却还是将这两个字死死地烂在了肚子里,双眼之中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瞪视陈羽,从墙体中挣脱出来向他走来。
  见其如此,冰块脸立刻心中一凛,手中家传宝剑再次飞快地架在了脖颈处,剑锋之上覆盖着的锐利剑芒赫然割破了斩风了皮肉,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。
  不屑地瞥了他一眼,斩风却也是停下了脚步,双眼眨也不眨地紧紧瞪着陈羽,深吸了一口气说道。
  “陈羽,今日放过我……他日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
  同所有的反面角色一样,斩风按照国际惯例撂下一句狠话,然后二话不说立刻向后转,带着秦越匆匆离去……
  最后深深映在他脑海中的画面,便是陈羽傲然而立的身影,就像是一座巍峨山峰压在他的心头,令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  待到斩风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,冰块脸等人自然是纷纷瞧向陈羽,等待他下一步的命令。可是……
  默默地等了半晌功夫,却是依旧不见陈羽有任何的反应。如此一来的话,冰块脸却是忽然觉得情况有些不大对。
  快步来到陈羽身前,冰块脸的神色之中顿时浮现出一抹慌乱,只见陈羽的脸色竟是苍白如纸,汗水好似瀑布一般不要钱地哗哗往下流,甚至就连瞳孔都是有些涣散。
  破烂的长衫之下,无数婴儿小口一般的伤口潺潺渗出鲜血,完全就是一副即将失去意识的状态,哪里还有半点先前的傲然之态。
  急忙上前将他抱住,陈羽立刻就倒在了他的怀里,勉强打起精神瞧了他一眼,嘴唇蠕动了几下似乎是在同他讲话。俯下身子,将耳朵凑近了一些,冰块脸方才能够隐约听到他的话语。
  “冰块脸,府上的……情况……怎……怎么样,爹他吸……吸收妖王元丹的……进展如何,还……还有白……白巧儿那疯丫头……有没有安……安全地回去?”
  事到如今,陈羽自己伤成了这幅样子,心里一直惦记的却还是陈府和其他几人的状况,不得不说,当真是位舍己为人的好榜样。
  “少爷放心!巧儿小姐带着曦月公主平安无事地回到了府上,现在应该正在别墅中等您回去。陈府的状况目前虽然有些严峻,但仍然能够坚持得住。至于老爷吸收妖王元丹的进展,似乎也是极为顺利,想来很快便是能够成功出关。”
  冰块脸情知陈羽目前的状态不佳,回答也就相应的简略了许多。即便如此,得知目前为止还算是一切顺利之后,陈羽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。
  缓缓闭上双眼之际,又是迷迷糊糊地对他说了一句:“妈的,妥妥的失血过多。冰块脸,快叫……叫救、护、车……”
  “救护车?”对于少爷彻底昏迷之前,口中蹦出的陌生字眼,冰块脸自然是闻所未闻,询问一众“夜枭”暗卫,得到的答复也只是众人茫然地摇头。
  无奈之下,冰块脸不知究竟要到哪里去叫“救护车”,唯有自作主张地决定,先行将陈羽送回府中修养。
  至此,他们一行十二人便是片刻也不耽误,全速逃离皇宫。经过宫门前,冰块脸怀中的陈羽却是鬼使神差一般地清醒了一瞬间,一片人间炼狱的凄惨景象随即映入他的眼帘。
  夏华皇宫宫门前,方圆五十米左右的范围里,遍地都是倒在血泊之中、手上握持着各类兵器的宫女和太监,总数至少不下于两百人!
  当然,造就出这样一条血色河流的他们,如今俨然是已经全部变成了尸体,而且死状尽是惨厉无比。
  在他目光范围内的正前方,一颗看上去只有十三、四岁模样的宫女头颅,脱离了尸体孤零零地歪在了那里,失去神采的双眼居然是恰好对上了他的视线。
  那一道即便是身死之后,却依旧是充满了不甘和怨恨、惊恐和屈辱的视线,深深地刻在了陈羽的脑海中。
  “究竟发生了……什么事情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这里会出现如此多的尸体?”
  陈羽的心中刚刚萌生出这样的疑问,便是又忽觉眼前一黑,随之陷入了深层的昏迷之中。只不过,目睹了刚刚的场面之后,他的两道剑眉如今却是紧紧地皱在了一起。
  “少爷……抱歉!”
  抱住他的冰块脸,自然是能够感觉到陈羽的异常,低头瞧见他皱紧的眉头,神色不禁变得极为黯然,默默地在心中说了句抱歉。
  没错,这些尸体全部都是出自他和十名“夜枭”暗卫之手。而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宫女和太监,被赐予大量兵器的原因只有一个。
  那就是杀了白巧儿和曦月公主,以及前来相救她们的援军!
  老谋深算的夏宏,之所以会选择这些实则全无战力的宫女、太监,充当最后的一道防线,其中自然是有着很深的理由。
  他早已算定入宫救援白巧儿的人,无论是何人带队,都无法对这些无辜之人狠下杀手。当他们心中不忍故而处处留手之际,隐藏在其中的十几名武修者才是真正的杀招!
  只可惜,即便是心机深沉如他,也是一样没能料到陈羽竟然是独自入宫救援两女,更是没有想到后续来援的冰块脸和一众“夜枭”暗卫们,全都是已经放弃了自身作为人的本性。
  发现宫女、太监之中混有武修者之后,竟是毫无留情地展开了大屠杀,一个都不放过,将所有人统统杀死!
  冰块脸等人实则并非是弑杀之人,只不过自他们宣誓忠于陈泰、忠于陈羽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已经放弃了身为一个人的念头,甘愿去做一件兵器,而兵器的唯一职责正是收割生命!
  
第125章状况不妙
首节上一节56/908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

上一篇:吴策

下一篇:逆流完美青春

推荐阅读